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人物访谈 » 正文

陶瓷收藏家谈投资:好瓷如放在口袋里的房子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11-15  来源:互联网  作者:建材网  浏览次数:552
核心提示:【中国建材网】钱伟鹏,扬州人,当代著名瓷器鉴定与收藏家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受命派驻英国,任驻外文物专家,专职从事中国文物回收工作。钱伟鹏专长于景德镇窑元、明、清时期瓷器鉴定,也涉及玉器、书画、杂项等诸多领域。现为英国国家展览中心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;英国伦敦奥林匹克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;美国纽约亚洲艺术品检查委员会高级顾问等。上海天物馆馆长、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艺术与投资研究所所长。瓷器鉴定与收藏家钱伟鹏晚报会客厅:钱先生好!在国内古瓷器界,不,应该说是当今全世界的古瓷器界,你都是很有威望的,是知名人

【中国建材网】钱伟鹏,扬州人,当代著名瓷器鉴定与收藏家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受命派驻英国,任驻外文物专家,专职从事中国文物回收工作。钱伟鹏专长于景德镇窑元、明、清时期瓷器鉴定,也涉及玉器、书画、杂项等诸多领域。现为英国国家展览中心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;英国伦敦奥林匹克古董展示会高级顾问;美国纽约亚洲艺术品检查委员会高级顾问等。上海天物馆馆长、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艺术与投资研究所所长。

中国建材网

瓷器鉴定与收藏家钱伟鹏

晚报会客厅:钱先生好!在国内古瓷器界,不,应该说是当今全世界的古瓷器界,你都是很有威望的,是知名人士。你的古瓷器鉴赏和收藏,很有传奇色彩,我们读者应该也很有兴趣你的这个传奇故事,能给我们讲讲吗?
  钱伟鹏:可以的。我对苏州有感情。这次苏州古玩城邀请我来给苏州的朋友们做个讲座,我是很高兴而来,又很高兴而归。其实在讲座中,我也讲了不少我的学习经历和收藏鉴赏经历,再在你们这里讲,当然主要是讲给没有来听我讲座的朋友听的。
  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到扬州文物商店从事文物鉴定工作的。这之前,我其实与大家一样,也对文物瓷器等知之甚少,更谈不上鉴赏和收藏,主要是读了一些书,结识过一些收藏界的前辈,略懂一些其中的门道。但到了文物商店专门从事文物鉴定工作,那就不一样了,一定要有实打实的本事,要识货,否则就是一场祸。在文物商店工作期间,我得到了很好的学习和实践。大家知道,扬州的地下留下了丰厚的遗存,当时,工作之余,哪里有工地,我就会去哪里捡瓷片标本,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,天晴去,刮风下雨也去,经常搞得一身泥水,很多人都记得。这些瓷片捡回来后,洗干净,用放大镜看,看它的断面,进行对比分析。这是我最早接触器物。1988年,江苏省文化厅举办古陶瓷鉴定比赛,我有幸获得第一名。这个第一名的获得,不是完全靠读书能获得的,其中很多是自己的实践,包括捡古陶瓷片的实践。所以,我获得这个全省第一名,业界一些朋友和老师说笑话,说我的第一名是我捡到的,主要是幽默我这段拾捡古陶瓷片的经历。当然,更还有捡得古陶瓷片后的研究和发现。这样,1990年,国家文物局领导决定到海外了解中国文物市场的价格。从那时起,我调到国家文物局。接着,我有幸被派到英国。到了英国后,才真正拓宽了眼界。
  我感觉照片中的东西,就是这个传说中的宝贝
  晚报会客厅:果然是很有传奇性。短短的两年时间,在你的身上出现这样的飞速变化。可以说,去扬州文物商店之前,你也不过井底之蛙;但进了文物商店,见识了很多货真价实的宝贝,尤其是在古陶片的拾捡研究上,一下子让你跳出了之前的井,进入了遍地宝贝的世界。再进入英国,那就是如虎添翼,飞翔到了空中。
  钱伟鹏:这个比喻很恰当,我自己也常常这样比喻,我说我1991年去了大英博物馆,见到那么多精美的文物之前,我感到自己还是井底之蛙。我真正从海外买文物,也就是在这一年的伦敦。一次,我们去看英国的一个国际性古玩市场,我发现了一只明嘉靖的小碗,当时售价相当于2500元人民币。这个价钱在当时也不小。但我胆子也大,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什么后果,不由分说就买下了。买下后,当然是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几天,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大胆是有理由的,这只瓷碗,太精美了,穿越这么长的时空还保存这么完美,简直就是奇迹。我将这只瓷碗拿到巴黎,古董商也是一看就眼光发直,出价6万美元要买。当时的2500元人民币与6万美元之间的价格差异是什么关系?随便一心算就会吓一跳。但国家文物局的领导说,这只碗不能卖,它是我们国家的文物。用如此低廉的价格回收国宝,可以作为一个例子,供国家研究。研究什么?就是研究怎样收回国家的文物。大家都知道,一些老牌帝国主义,在不义的战争中大发不义之财,英法联军入侵中国,随后还有八国联军入侵中国,火烧圆明园,大肆抢劫我们祖先的文物财富,我们作为后人,有义务将这些文物财富辨认出,使之完璧归赵。之后,果然,我们的主要精力就是做这项发现并低价回收这些国宝。
  我们完全是凭个人经验,依仗自己的双眼,一方面把境外的文物价格及时报到境内,指导境内文物商店定价;另一方面,就要买我们缺失的孤品。我在正式到英国工作之前,认为珐琅彩自康熙时期才开始有的。这也是业界的共识。一次,我到了香港,古董商听说我眼光不错,给我看一件东西,我一看,认为是元代的珐琅彩。当天我飞回伦敦,急切地向领导报告此事。挂号信7天后才到了北京。当天下午4点,我的老师耿宝昌打来电话,说,小钱,这批东西太重要了,是从故宫博物院跑掉的,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追回来。我飞回北京,然后带着国家文物局的领导去了香港,看了实物,对方提出要100万英镑。当时,国家文物局还没什么钱。但这东西太重要了,完全能改写中国的陶瓷史。后来,我们动员了台湾的商人关系,帮助从中说合价格,想方设法压价,真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最后谈到72万美元。这些东西现存放于上海博物馆,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瓷器之一。
  晚报会客厅:是的,文物有时候完全就是无价之宝,失而复得,那不是经济账能算的,是一件可以用功德来界定的事。说说子仲姜盆的故事吧,不但神奇,而且惊险。这件文物现在在上海博物馆。我们去看时,还能看到,但讲解员是不会讲这件宝贝的前世今生的。不想,这件宝贝与你有缘。
  钱伟鹏:那倒也是。大家在上海博物馆的确能看到这件宝贝。那就说说这件宝贝的故事吧。也是我有了小名气后,不少人让我帮助他们鉴别,当然主要是想知道自己手中的宝贝是不是真宝贝,是真的,又能值多少钱。那时还真有不少好东西,当然也有假的,赝品,只是比现在少些。现在不少好东西,人家轻易不会拿出来;而舍得拿出来的,又大多是假货。但这回,给我看到的东西,不是让我看真假,也不是让我估算价钱,而是说让我开开眼界,问我看不看得懂,识不识得庐山真面目。他给我看的是一张照片。照片上是一件青铜器,我一看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其实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,只是听说过,就是西周时期的子仲姜盆。我感觉照片中的东西,就是这个传说中的宝贝。这可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件,独一无二。

1/2 记录数:2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
 
 
[ 新闻中心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